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顽石一块(博友碎影之三)  

2012-03-28 08:57:35|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博友中收藏了两块"石头",其中之一就是“顽石一块”,这个《博友碎影》系列的第三位就轮到他出场,显然是许多博友想不到的,因为从我俩不多的一些互动留言可以看出,与他的交流是少之又少,而且他的博更新速度不快,甚至长期荒芜,发表的文章也从不具有“重大”或“轰动”的效应。他似乎比较热衷于“扯协”文字的推广工作,甘于做嫁衣的角色,而我与扯协又没任何关系,从这个角度说,省略了也是可以的。但我在先后结交的二十多位男博友中挑选十位“碎影”人选,却情不自禁地想起他来,这肯定有省略不下的理由。细想一下,应该是这些,第一是,毕竟符合了交流十次以上最低的标准。其二是,假如不是开写“碎影”这个人物特写的话,也就真的把他忘了;而这,其实也是之所以这么快就选他的理由。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在选择中,独特性作为要素的决定性意义往往盖过了其他一切要素。

与顽石结交的文字最初的几篇是他的记游,似乎是他公私兼顾地游览了长江中上游的几个城市。我想象得出,长江对于一个生活在山西这样一个相对干燥省份的人所具有的新鲜感。但石兄的文字却是平铺直叙的,也没有情绪的渲染,缺乏那种理应具有的激动,通篇便成了报流水账。但我后来又陆续读到了他好几篇关于农作物栽培技术的科普文章,却让我眼睛一亮,我在这些平实的文字中看到了技术工作同行的影子,有一种无以言表的亲切。博中写手多的是文字工作者,如编辑,语文老师等等,真正懂技术、搞技术的很少。所以即使把石兄归为技术同行,却也隔着专业遥远的距离,他学的是农业,我搞的是工业,但那种思维方式上的血亲关系却一下子拉近了我俩的距离。

毫无讳言,我对自己的技术文字是颇有些自负的,因为我在此用了大功夫,也就是说进行了极严格的专业训练,也得到过各种级别的好评。所以,对这类不事雕饰的文字有一种特别的嗅觉和敏感,我能在这种直白的文字中读出作者的脑容量。而在“顽石一块”的科普文章中,我就感到了石兄脑容量的大。这其中突出的表现就是对专业把握的精深和行文的秩序感。而这,正是我选择碎影人物时所认为的独特性所在。

通过这些文字,我们又有了一些文外的交流,我知道了他是77级大学生,却至今还在为高级职称奔忙,而这,在我们这里是难以想象的,他似乎有些难言之隐,我当然不便细问。那时的高考竞争超乎寻常的激烈,文革十年积累的考生汇集到了一瞬,当时高校的数量和规模都远非今日可比,溃围上榜的几乎都是百里挑一的罕物,随便找一个就可以成为我的偶像。我得知他是那一代大学生就肃然起敬,同时也佩服自己能发现“脑子”的独到眼光。

但我们在其他方面很难找到共同的兴趣爱好,所以后来也没什么特别密切的来往。我们都希望有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政治日益清明的政府,人民日益幸福的家园,但在实现与这个愿望的相关的政治,文化和经济的手段上,却有着观念上重大的差异,有些可能是地域文化的关系,有些则可能与教育和个人生世的差异相关了。

经常会有朋友问,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交的这些可能一辈子不会谋面的博友有些什么意义。以我一年半不到的写文交友的经历,是这样体会的,它会给你的脑中留一些回忆,有些可能会是痛苦,也有些会是甜蜜。但博来博往,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新朋旧友的替换,更多的大概会是一丝淡淡的说不清的惆怅。与顽石一块的博友关系,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