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再补充一个(关于鲁迅之9)  

2012-03-23 09:28:05|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过一篇《与鲁迅相关的女人》,一共是六个,后来又发现了两个,便写了《补充两个女人》,现在又发现一个,便是这篇《再补充一个》的由来。

那日博友“羊洋”在“运河顽石”的博文里看到了一段信息,说鲁迅的身高只有1.58米,她觉得匪夷所思,一个男人只长这么点有损伟大形象,他让我就近考证一下此信息是否属实。

我知道鲁迅短小,而且精瘦,却不知是否1.58,所以回答“羊洋”的拷问只能以推断搪塞,结论是这个数字应该可信,而且另外附加了一个推断,“否则大概不会只有一个许广平围着转”。羊洋的回复有点俏皮,她说“看来浓缩的都是精华”。这个幽默让我忍俊不禁,也觉得有点“毒”。不过也多了一份心,有便就考证一下那个“1.58”。近日陪女儿去图书馆,她找她喜欢的穿越小说,我就找鲁迅研究相关的文字,没找着1.58的信物,却又找到了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许羡苏。这就推翻了我的后一个推断,围着鲁迅转的女人不止许广平一个。

许羡苏是周建人在绍兴师范学校教书时的学生,也是鲁迅的学生许钦文的四妹,当初她到北京报考北大时没有住处,只好寓居八道湾周氏兄弟的院子里。由于许羡苏善厨,做一手地道的绍兴菜,让鲁迅的母亲很是喜欢。再加上周作人一家都说日语,鲁母更需要一个家乡的人来说说话,打发寂寞的日子。后来她考上了女师大,成了许广平的同学,住了校,但周末的时候仍是八道湾的常客,鲁迅和周作人闹翻,也是许羡苏建议鲁迅暂时搬到俞芳姐妹共住的砖塔胡同的。许羡苏除了在家里扮演老太太的开心果,出门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所以周家在外的采购等一些家事也交由她打理。

她后来写过一个回忆鲁迅的长文,我没找到,据说文字不算雅驯,但真实的历史细节,从新还原了鲁迅当时的生活细节,她给鲁老太太和朱安买布料,肥皂,头油,牙粉,袜子,给鲁迅买火腿,酱菜等等。

鲁迅对许羡苏也很关心,考上女师大以后因为许是短发,校方便不让她入学,鲁迅便百般设计,才使得许羡苏入了校,这一情节鲁迅在《坟.从胡须说到牙齿》一文中写过,“虽然已是民国九年,而有些人之嫉视剪发的女子,竟和清朝末年之嫉视剪发的男子相同,校长M先生虽被天夺其魄,自己的头顶秃到几乎精光了,却偏以为女子的头发可系千钧,示意要她留起,设法去疏通了几回,没有效,连我也听得麻烦起来,于是乎“感慨系之矣”了。随口呻吟一篇《头发的故事》,但是,不知怎地,她后来竟居然并不留发,现在还是蓬蓬松松的在北京道上走”。

多年后轮到曹聚仁给鲁迅写传记时,曾经用了肯定的语句,认为许羡苏是鲁迅的情人。我们翻看鲁迅日记,许羡苏的名字的确频频出现。从1912年至1923年的12年间,有关她的记载多达290多次,从1924年至1932年,两人书信往返的次数也相当多。再加上鲁迅日记中记载收到过许羡苏织的毛背心及毛衣等物,更是开启了普通读者八卦一下的联想。但鲁迅专家陈漱渝有一个解释,提供了一些模棱两可的真相:关于织毛衣等事情,是因为鲁迅的原配夫人朱安不会织毛衣,鲁迅的毛线衣原由周建人的夫人羽太芳子负责织,后来羽太芳子也随她的姐姐羽太信子跟鲁迅断了交,鲁迅的母亲就只好请心灵手巧的许羡苏代劳,事情的原本就是这样,至于是否如此单纯则没人说得清了。

1925年,从北京回来的周建人对于鲁迅到底喜欢许羡苏还是许广平颇感疑惑,他问孙伏园,孙伏园告诉他,鲁迅喜欢“长的那个”,“因为他是爱才的,而她最有才气”。“长的”,相比较之下,许广平的确比许羡苏长得长一些。这个长,还可以理解为许广平的文才也超过了许羡苏。我集中读了几篇许广平的书信,确实看到了非凡的文采。试举一例,“坐在那间镶满玻璃的的室中时,时而听雨声的淅沥,时而窥月光的清幽,当枣树发叶结实的时候,则领略它威风振翅,熟果坠地,还有鸡声喔喔,四时不绝,晨夕之间,时或负手在这小天地中徘徊俯仰,盖必有一种趣味,乃一一从屡屡的炊烟中曲折的传入无穷的空际,升腾,分散……”

文写到了这里,我可以另做一个推论了,鲁迅其实是一块香饽饽,1.58并不不遮挡四射的魅力,围着转的小女生不少。《两地书》第三十三封信的注释记载着这样一件事,1925年6月25日,端午,鲁迅在家宴请女生,有许羡苏,许广平,俞芳,俞芬,王顺亲五位小姐赴宴。许广平与俞芳,王顺亲串通,将鲁迅灌醉。鲁迅借酒发疯,按住许广平的头……,哈哈,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吧,说有些“放荡了”也不为过吧,至少当时的许羡苏就这么认为,大约也有些隐隐的醋意,于是吃了一半愤然离席。有了这个故事,再看鲁迅在厦门与许广平的信:“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和HM相见”。在厦大,鲁迅不屑与顾颉刚之流一起吃饭,只能孤单地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信,编讲义。不过,听讲的学生很多,也常常有热爱文学的女生像许广平一样,坐在第一排,热情发言。可是这一次鲁迅不再执著地盯着她们看了。他甚至怕远在广州的许广平认为他会重操故技,所以就有了这一番让人喷饭的表白。鲁迅一写到女人或女生便会犯恋爱综合征,发誓,排他,孩子气。

但一切的一切在一九二九年尘埃落定,当年5月,鲁迅回北京探母,母亲一见面就问他,为什么不把“害马”也带来,鲁迅回答路上波动动太大,而许广平已经怀孕。许羡苏仍在西三条居住,鲁迅前往告知许广平怀孕的消息,她回说这是意料中的事,自然,心中的某根弦也在那一刻彻底断了。是一种放下之后的轻松,还是一种突然丢失之下的失落,很难再去素描一个民国女子的瞬间心绪了,唯一可以证明她并没有大动声色的是,她随后告诉鲁迅,朱安曾经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鲁迅带着一个孩子回家里来了,因此白天的时候她很气愤。一个未进周家的女人和一个已入周家的女人,那一刻成了同病相怜的天涯沦落人。

也许许多博友与我一样,都很想知道许羡苏的后事,却限于资料的欠缺无以为继了。也许其他的朋友会去查网络,但我现在的写作都拒绝网络,更拒绝百度,所以我宁愿替本文留一份遗憾,留一些粗糙,那会是下一篇的空间和动力。

本文就到此结束了,但熟知我的博友一定猜到了这项考证肯定还会有副产品,这个猜测是对的,那就是考证到了鲁迅与许广平何时上床,那就先做一个广告,欲知后事如何,请看《鲁迅与许广平的0距离》。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