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鲁迅的情物(关于鲁迅之8)  

2012-02-01 10:50:10|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的情物(关于鲁迅之8) - chy195603 - 弘天庐
说明:手炉的尺寸比两包烟略小,银锭,不过拇指甲大小。

 学者沈郁写过一本鲁迅和胡适的研究,书名就叫《鲁迅与胡适》,是我看过的鲁迅研究中最好看的书之一。书中全方位地比较了两人在生活、思想和个性各方面的异同。可惜的是,在谈了他们两个在旧式婚姻上的相似之处后,却未扩展到他们都见异思迁和移情别恋的相异之处。

胡适对母亲给自己找的小脚女人在本意上是厌恶的,但行动上是顺从的,中途也开小差有过翻船别娶的念头和行动,但小脚女人举着菜刀一闹也就屈服了,这些轶事也就始终停留在“出轨”和“插曲”的阶段,而最后是执子之手,相携到老,演成了一段世纪情缘的佳话。

鲁迅婚姻的开始与胡适一样。1906年,远在日本的鲁迅接到了母亲的来信,让他回家完婚。当鲁家老太太把瘦脸长长的黄花闺女朱安领进门,与鲁迅的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鲁迅紧接的一个动作就是佛袖而去。从此,这一镜头就作为父母之命旧式婚姻的经典写照,成为中国五四以降近代文学作品中的一种婚姻不幸的经典模式。

我在网上找到了那天的场景描写:鲁迅装了一条假辫子,从头到脚一套新礼服,他站在那里迎亲。轿子来了,从轿帘的下方先是伸出一只中等大小的脚,这只脚试探着踩向地面,然而,由于轿身高,这只脚一时没有踩着地面,却把绣花鞋蹭掉了,一段真正的三寸金莲漏出了真相。原来,这位姑娘听说她的新郎喜欢大脚,因此穿了双大鞋,里面塞了很多棉花,以便让新郎喜欢。然而,现在却露馅了。

在热闹的婚礼中,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一场漫长婚姻灾难的开始。

婚礼的当天晚上,鲁迅彻夜未眠。朱安数次小心地说:“睡吧”。鲁迅一个字也没回答。第二天晚上。鲁迅在母亲屋中看书,後半夜睡在母亲屋中的一张床上。第三天晚上,鲁迅仍在母亲屋中……。朱安在新房中独自作着各种各样的猜测,眼泪不停地流着,无名的痛苦使她不知所措。

鲁迅的痛苦无疑是绝望性的,这种痛苦影响了他今后的思想和生活,而朱安的痛苦绝不亚于鲁迅。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在这场婚姻中,她从一开始就处在最被动的地位。而后来事情的发展说明了,在任何情况下,至少在那时的中国,男人们可做的选择总是多样的,在婚姻中,他们是“误得起”的一方。

第四天,鲁迅和二弟周作人及几个朋友启程东渡日本,这一走就是三年。 

1909年8月,鲁迅从日本回国,在杭州一所师范任教。翌年7月,回到绍兴,任绍兴浙江省立第五中学教务长,稍后任学监;後又任绍兴师范学校校长。 这段时间,鲁迅虽然人在绍兴,但很少回家,他住在学校。周日白天,他有时回去,但主要是为了看望母亲,偶尔星期六晚上回家,也是通宵批改学生作业或读书、抄书、整理古籍。鲁迅故意不“碰”朱安,施行冷暴力。

正当鲁迅在极度痛苦中寻求出路时,“辛亥革命”爆发了。翌年2月,已任国民政府教育总长的蔡元培邀鲁迅到教育部工作。4月,临时政府迁往北平。5月初,鲁迅离绍赴京,开始了北平长达14年的半官僚半兼职教书的生涯,而这14年中的前7年多,鲁迅独居,渡过了31岁到38岁之间的岁月。朱安在绍兴服侍婆婆,度过了三十多岁到四十出头这段生命。对这段日子,我又找到了一段描写:外边的爆竹又骤然响起。鲁迅又饮了杯酒之后从怀里摸出一枝香烟,点燃后慢慢吸了几口。他拿出日记本打开,又在另外一张纸上计算一下最近的收入和开销,他把买书的钱一笔一笔工工整整地记在日记上。看着这些帐目的碎片,鲁迅想到了朱安,“这是母亲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能好好地供养它,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假如我们把爱情定义为两情相悦的话,这里的“不知道的”应该是还没有尝到爱情中因“互动”而触发的快感滋味的意思。显然,那期间鲁迅是有过单相思的,(见拙作《补充两个女人》)暗恋的对象是朋友马幼鱼之女,北大二十年代著名的校花马钰。但这一场不成功的暗恋似乎增加了鲁迅性情的沉郁。这一时期他拼命抽烟喝酒,近於自暴自弃。他在给自己的终生挚友许寿裳的信中说:“仆荒落殆尽。”又说:“又翻类书,荟集古逸书数种,此非求学,以代醇酒妇人者也。”说得很坦率,也很沉痛。这一时期,鲁迅整理了大量古典小说资料,编成后来的《古小说钩沉》,然而,这书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守着自己的“家”编这样的书,痛苦是双重的,既来自鲁迅,也来自朱安。

鲁迅的天空开始显出亮色应该是遇到了许广平之后。在持续多年的师生关系中可能很难考证他们的相恋开始于那一天了。但有证据表明许广平是主动的一方。1925年3月,鲁迅收到了许广平的第一封信,但死水微澜和春波荡漾应该开始在之前。一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鲁迅展馆摆放他们两个的定情物,许广平的暖手炉在左、鲁迅的银锭在右是一种刻意而为,在现代的次序理念里,左边代表了开始。

他们的师生恋由许广平主动应该说是合理的,毕竟鲁迅刚从对马钰的暗恋中摆脱出来,这可能是一个终身的阴影,前车之鉴,这次他难以主动了。更主要的是许广平没有那种让男人一见倾心相貌,博友林曦说换了陆小曼也许会不一样,这个假设是成立的。但对女生死缠烂打毕竟不是鲁迅的风格。现在常有人把台湾的李敖与鲁迅相比,有相似的地方这里不谈,相异的地方这里倒是现成的一个。李敖一生都在追美女学生,他自诩50岁以前见一个就爱一个追一个睡一个。但手法老套单一,就是一个死缠烂打。原因是因为第一次就尝到了甜头,起到了姑息养奸的作用。从这两个例子看,有个好开头对个人命运或许还谈不上决定性,但一个坏的开头却注定了影响终身。另外还注释了一个世俗的现象,男女关系,“男想女,难成事,女想男,隔层纸”。

现在很多女人开口都标榜自己“很传统”,这里不讨论真假只说“传统”的含义,其实那个“传统” 的起跑线是大大延后了的,只是指上床的那一刻。真的“传统”其实还有许多姿态上的东西,形式上的东西,比如所谓的“矜持”。也就是说只能做出一种被选择的姿态而不能有主动选择的姿态。但就此判断而把“反传统”的桂冠送给许广平我看也勉强,这件事可能没那么伟大,毕竟那时许广平已经27岁了,即使按现在的观念也到了“剩女”的临界点,应该有点“急”了。但正是这一“急”,才促成了这一桩伟大的婚事。据统计,鲁迅在得到许广平阳光雨露式的滋润后就茁壮成长,婚后的十年时间里留下的文字超过了此前四十五年的总和。

鲁迅纪念馆为这桩伟大的婚事留下了可贵的纪念物,就是这个暖手炉和一对小银锭。看得出都是物主生前的精心挑选,很真实很贴切地反映了两人的性格特征。那个暖手炉应该是进口产品,大概是以酒精作为燃料的,精巧之极,中国在二十年代断然造不出这样的工业品,集实用和工艺品与一身。在物品上体现的是西方制造业精神中极顶的精巧精致;在礼品上体现的则是许广平作为女性的体贴和温馨。有了这个手炉,鲁迅在北京的写作时那双握“金不换”的手在冬天就不再寒冷,更主要的是,还同时点燃了一盏灯,温暖了一颗孤独的心。而那两个小银锭,也反映了鲁迅的性格特征。鲁迅写过《伤逝》和《娜拉出走以后怎么办》,深知经济对于女性人格独立的重要,况且他一生痛恨那些华而不实的装饰,而银子,大概是与当时所用的银元最等值的物件了。这朴实的一面,正是鲁迅审美意识平民化最忠实的表现。他一生与西崽意识作对,如果送的是一个钻戒,反而唐突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银元宝”,但唯一的所见却是这么有特别意义的一对,应属有幸。这“有幸”既包括我,也包括银锭。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