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无题(之三)  

2012-01-06 11:40:31|  分类: 时闻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了好几日,不知为这些杂乱的时事随感取什么题目,就还是以“无题”为之。

在我的词汇序列里,“坏人”是个比较宽泛的标准,一个强奸犯,一个虐待老人小孩的子女或家长,一个在邻里同事间播弄是非的长舌妇都可入选;但使用“恶棍”一词就高标准严要求,用来评判政治人物甚至连希特勒都不够格。因为希特勒对世界人民是个祸害,对德国人倒是福音。他在短短十来年时间里就把德国从战败国带到了世界超一流强国的地位,家家有车,户户有房,人人有工作,个个活得体面尊严,打仗还能够和世界对着干。至少在他活着时是确确实实得到了绝大多数德国人民的真心拥护的。把希特勒剔除出“恶棍”这个档次的原因还在于这个世界还有比希特勒更坏的政治流氓,比如斯大林,波尔布特之流。他们不仅对世界是一种祸害,推行主义播散谬种搞侵略扩张,更主要的还在于他们治国无方,却用冷血无情卑鄙龌龊的政治手腕残酷压榨自己治下的人民和对待政敌,是一小撮被国内外人民一致唾弃的独夫民贼。

以这个国内外“双坏”的标准衡量,前些日“翘辫子”的金正日也属政界“恶棍”。你看他治国无方,把好好的一片富饶沃土治成了饿殍遍野,成了远东唯一一个靠要饭度日的国家,而南边一线之隔的同胞却已以四千万人口的区区幅员创造出了世界第七经济体的奇迹。这个事实说明,高丽这个民族的素质很不错的,连这么大的中国都没有的诺贝尔他们也有了(注:不被中国政府承认或被中国政府谴责的不算,因为达赖和高行健分别得了和平和文学项目的诺奖),堪称勤劳、智慧、勇敢、坚强,只要有一个略微像点样子的政府就断不至于弄到饿死人。而现实是金正日治理下的朝鲜竟要整天要为吃饭喝汤犯愁。(两年前金正日在一次会议上提出全党要为人民能吃上米饭,喝上肉汤而努力工作,完全是一个最新版的“土豆加牛肉”和“以粮为纲”,都是治国无方饿殍遍地的自供状)。治国无方本来只够“昏庸”的级别,还不到恶棍的级别,但金二世就是不肯安分,对外是屡屡挑起国际事端,一会儿炸人家的兵舰,一会儿又无端开炮炸死南韩的普通平民;对内是“宁要核子、不要裤子”,生生把老百姓往饿死的绝路上逼,大有一种不做恶棍誓不罢休的势头。直至把坚持和平发展道路的中国也拖入了战争的边缘,不得不由温总理出面欺骗世界玩政治,一方面说要做“好娘舅”,不偏不倚,一方面却又不得不棒打一方偏袒恶棍,否则真要给人灭掉。就是这么一个吃着中国、韩国的大米,用着韩国的油韩国的电的国家,却又炸韩国的兵舰,又杀中国的百姓,(去年朝鲜在鸭绿江边境射杀我7名边民)实在搞不懂他的逻辑,不得不让人发问,这是一个正常人治理的国家吗,中国政府一意袒护这么一个举世公认的无赖流氓政权意义到底何在。

半个多世纪来,社会主义搞成家天下的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古巴,另一个就是朝鲜,古巴是兄终弟及,朝鲜是父死子代。在这两个案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极权主义对领袖人物品质的腐蚀作用是多么的巨大,一旦上了台就不肯下来,且还期望世世代代继承下去。他们都是以推翻封建世袭制王权政治为口号发动革命的,可事实证明,善良的人民被愚弄了,舍命流血成了改朝换代的工具。这个事实说明,列宁错了,马克思是对的,愚民闹革命,只会便宜了新的独裁者。苏联本身也是个好例子。

首脑死了以后国际主流社会显示的态度也很能够说明一个首脑的品质。比如联合国规定,任何一国在职首脑死了都要下半旗致哀,这是基于一种人道和国际文明礼仪的理念。因为这是惯例,所以一般不会特别引人注意。但这次联合国为金正日降半旗却引起了国际社会很大的关注,中国媒体都在显著的位子报道了这一事实。本意当然是想说明金正日也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哀悼,但实际上透露的信息却是为这么个恶棍下半旗致哀国际社会有争议!在这里道义因不得不屈从国际惯例而付出了沉重的道德代价。

金正日人已葬,新闻却还没断。近日金三世宣布与李明博政府彻底断绝关系,中国政府主导的六方会谈前景就此横生枝节,半岛和平增生新的危机。朝方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李明博政府阻挡南韩人士赴朝吊唁金正日,实际心态大概只有他们自己说得清。因为此前我们分明看到了金大中遗孀等一干韩方人士以私人身份入朝参加了金正日的吊唁活动,都有媒体照片为证了。反过来朝方能不能有此雅量,倒是可以设此一问的。朝鲜我没去过当然不能作答,但中国的经验可以参照是没问题的。由此大家可以试想,假如蒋介石死的时候有那个敢于公开表达怀念,这样的结果会怎样?这道题目倒让我想起了可以有这么一个命题,即一个政权对待民间人士友好对待政敌的态度基本上也可反映这一政权的文明程度。即使仅仅从这个判断出发,朝鲜半岛上这两个国家的一黑一白也分明得清清楚楚,网上的民意舆情也泾渭分明,而不幸的是我们的国家却违背民意舆情,沦为了国际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