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补充两个女人(关于鲁迅之2)  

2011-10-12 09:32:40|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的《与鲁迅相关的女人》中共出现了六个女人,国庆期间参观了鲁迅纪念馆以后发现,至少还应该补两位,第一位是前浙江文联副主席陈学昭,第二位是当年北大的校花,北大知名教授马幼鱼的宝贝女儿马钰。

补充两个女人 - chy195603 - 弘天庐鲁迅纪念馆大堂塑像

 

陈学昭的名字听说过,却从没读过她的作品,也不知她与鲁迅的关系。但鲁迅纪念馆的朝花书库辟有她的专室,介绍中说存有她家属提供的1800多件文物。朝花书库大概有二三十个专室吧,却只有两个属于女性,一个自然非许广平莫属,排在第一;另一个就是陈学昭,位子尽管僻了一点,但还是排在像钱君匋这样鲁迅著作装帧设计专家之前了,想来也应该是鲁迅研究的重要人物。专室的门锁着,显然普通观众免进,只对专业研究人员开放。看了门上挂着的简介,知道她早年写作曾得到鲁迅提掖,而后赴法留学似也得到了鲁迅的赞助。但除此之外再无更多信息。回家后专门查了一下她的资料,这里就抄一下:陈学昭(1906—1991),女,汉族,笔名野渠。浙江海宁人;曾参加浅草社、语丝社等文学团体,1927年赴法国留学,兼任天津《大公报》驻欧特派记者,上海《生活周报》特约撰稿人,1935年获法国克莱蒙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延安《解放日报》副刊编辑,《东北日报》副刊编辑,浙江大学教授,浙江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名誉主席,专业作家;中国文联第一、二、三、四届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一、二、三届理事,全国政协委员; 1991年10月18日在杭州逝世,终年85岁。

  陈学昭的步入文坛颇有些传奇色彩,当年还是15岁少女的她参加上海《时报》的公开征文:《我所希望的新妇女》,一举夺得第二名,新闻界前辈戈公振会见获奖作者,大出意外,说你的文章是男人的笔调,却想不到是个小姑娘。得到长辈鼓励,陈学昭自此开始文学创作生涯,先后在《时事新报》、《浅草旬刊》、《妇女杂志》、《新女性》、《语丝》、《京报副刊》、《晨报副刊》、《文学周报》、《申报·自由谈》、《朝花旬刊》等刊物发表散文诗作。并由此结识了一批近代文坛响当当的人物,他们是茅盾周建人章锡琛瞿秋白鲁迅等,成了一位当年在上海典型的住在石库门“亭子间”靠写作过日子的女文青。

我算了一下日期,鲁迅是1926年才到上海的,而陈学昭1927年即去法留学,她与鲁迅的实际交往撑足也不会满两年。我查了一下陈学昭所有著作的名录,也没有一本与鲁迅研究相关的著作,鲁迅纪念馆朝花书库为陈学昭辟一专室的理由实在有点费解,要知道其他专室的主人都是像许寿裳这样与鲁迅的生活和写作、以及著作的出版发行研究密切相关的人物。但看了陈学昭侄女的回忆文章,发现这一条信息大概是一个重要的理由。二十年代中期,陈学昭通过写作,结识了瞿秋白和夫人杨之华。瞿秋白对她很欣赏,赠书给她,在扉页上题辞对她热情相勉,而瞿秋白与鲁迅是过往甚密的文友。陈又通过爱国女校同学张琴秋的介绍认识了茅盾。茅盾夫人孔德沚对陈学昭很亲切,让她与他们住在一起。茅盾家与鲁迅家隔街相望,便和鲁迅也认识了,据说有时就在鲁迅家吃饭。上海的习俗,在饭馆一起吃饭可能只是场际应酬,家里一起吃饭则必定是亲戚朋友。陈学昭的能够入选“朝花书库”,我就凭此猜测,应该与“家中吃饭”有关吧?这确实达到了萧红与鲁迅关系的同等级别!不同的是,当时的陈学昭已在上海文场混迹多年,写了几部销路不错的书,靠版税就可以过上很宽裕的日子,经济上是不必像萧红那样,还时不时需要前辈的施舍了。

鲁迅与马钰的交往是在一部鲁迅研究的著作中发现的。该文说,翻遍鲁迅日记,凡提到马钰的共有五十多处,查鲁迅书信,计有马钰寄鲁迅二十多封,鲁迅寄马钰十一封。《鲁迅日记》在《鲁迅全集》中占有一千多页,是研究鲁迅的必读之作,我却没有下过这一番苦功,所以只能引用别人现成的研究。

补充两个女人 - chy195603 - 弘天庐马钰肖像照

 

马钰这个人我之前是知道一点的,是在张中行的《负暄琐话》和《负暄三话》中读到的。《负暄琐话》有一篇《马幼鱼》,写到了他有一位引以自豪的贤内助,会赚钱,抗战中不附敌,闭门不出,仗着贤内助的支撑,竟然也很滋润地活过来了。张中行觉得此“贤”固然了得,但还应补一“贤”,那就是“生了个赫赫有名的女儿,名马钰。考入北大政治系,我在校时期,全校学生公推为校花。校花,闺门待字,其在男学生群里的地位,印象以及白日之梦等等可不言而喻。这且不管,马先生却因此而受到株连,这也不是什么过大的伤害,只是间或,当然是背地里,戏呼为老丈人”。

张中行的这一段话指出了当年北大男生都有想让马幼鱼成为自己老丈人的心思,那么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一种让朋友成为老丈人的愿望呢?有人就在鲁迅和马钰的交往中寻到了蛛丝马迹。《负暄三话》是这样记载鲁迅和马钰的交往的,“这使我想到她另一篇纪念鲁迅的文章,(何时,发表在何处,都不记得了),也是文笔清丽,内容有情趣。鲁迅与马幼鱼先生交谊很深,在北京时期,不断到马先生家里去。其时马钰还是个小姑娘,据说鲁迅很喜欢她,还不断给他来信,推想总是鼓励她多读书多练习多写点什么吧”。(这里张中行漏记的一点是还不断送自己新出版的书)。

这一段文字假如不带有色眼镜,任怎么读也是读不出粉色来的,十多年前我看张中行的“琐话”,就是把这一段文字理解为一种父爱的。但这次参观鲁迅纪念馆,在附设的书店读到了另一段记载,就给这个“父爱”染了点颜色。它说鲁迅在得知马钰许人后,便不再去马家,也不再写信,不再赠书了。对这个突然转变,后世没有鲁迅自己的解释,所有的文字都是猜测。持有色一说的人认为,这件事的事实本身已经足够说明问题,并不需要旁证,所依据的当然是现代科研成果的性心理学。持无色一说的首先从传统的道统出发,认为其时鲁迅正与许广平火热,圣人是不会有看着碗里的又瞄着篮里的念头的。我是佛洛依德的信徒,所以这事要让我猜,其答案也是偏向生物性的。毕竟,不管你信什么主义,人的终极目标只可有一个,那就是一,活着;二,繁衍后代。前者的哲学归纳为吃,后者的哲学归纳为色,好吃好色是世间所有活物的根本,离开了这两条普世法则,所有人生的理论都是自欺欺人的混账。这里我情不自禁地要想起可以引来做参照的他们同时代的一个例子,那就是布哈林与琳娜的生死爱恋,也是从父爱发展起来的。不同的是期间琳娜主动了一点,其不可逆的结果就是把父辈天地间的第三伦朋友关系,迅速地推入到第二伦的婿丈关系了。鲁迅翻译和介绍过大量苏俄文学和理论,应该也知道这一段邻国的名人花边吧。我们设想一下,假如马钰不仅写《鲁迅印象》,也像许广平一样在信中“倾诉”,一个北大的校花,世界上有哪个男人挡得住啊。

不过这里我愿抛开这些猜测和假设,说马钰是鲁迅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在鲁迅的心里占了一个很重的分量,却是一点不为过的。我们即使以定量分析的技术手段来论证,在那么短短的三四年时间里,日记中五十多处“提到”,十多次写信,N次赠书,以一个十七八岁大姑娘的身份,鲁迅一生中除许广平之外还有谁做到过这一点。鲁迅常说自己的心理是痛苦而阴暗的,但二十年代中期的那几年里,他的心里一定有一颗小星星放着微光时时照着,温暖着先生渐老的心境。这才是人性简单和伟大的地方!美,能够征服一切,包括伟大!

我写了《与鲁迅相关的女人》和《鲁迅的钱》以后收到过一些评论,有些博友认为在生活观念上鲁迅有点乡愿。假如说过去我多少也有一点这样的感觉,现在却一扫而空。看着萧红,陈学昭,马钰的照片,新的感受是鲁迅的鉴美观念非常现代,非常城市,非常时尚,更重要的是非常理智非常冷峻,一句话,非常“酷”!是他做人、行事、为文的一贯风格。

另外补充一条发现,骂过鲁迅的女作家不止苏雪林一个,这次参观鲁迅纪念馆,在附设的书店里看到一份骂过鲁迅的名人的名单,没有苏雪林,却有另一个知名人物,林徽因,是题外话了,但也是对《与鲁迅相关的女人》的另一个补充。

拙作发出后一位博友指出文字错误,已更正。对这种认真阅读表示感谢。

(注:陈学昭的照片因格式问题贴不上去,再想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