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严蕊花柳案透露的历史信息  

2011-09-26 09:20:47|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读书人都好做一点为尊者讳的事,或者为皇上,或者为长辈。这虽说是不实事求是的坏习惯,但应该说都持之有故、其情可原。讳言皇上是怕杀头,讳言长辈是有亲情,怕死和尊老都是中国人国情和人情放不下的理由。但另有一种为粉丝讳就有点过分,比如朱熹为孔子讳。

朱熹是宋朝大儒,当然就是孔子铁杆粉丝的古称。他觉得孔子是“仁学”的创立者,一个以“仁”立身的人怎么可能把一起为鲁王打工的同事少正卯杀了呢,因此他就认为那是后人的诬蔑,是伪造的历史。但他的这一套推论遭到了他同事的反对,其中最厉害的是唐仲友,两人就此有了隔阂。

在打击异己的态度上,朱熹和孔子一个样,但在手段上,徒子徒孙明显差一截。孔子干干脆脆把少正卯杀了,一点后遗症没有,睡得沉,吃得香。朱熹却信了玩政治也讲“仁”的鬼话,下不了毒手,但又于心不甘,便想弄点事让唐仲友吃点苦头。这里道学家都是伪君子的一面马上露出来了,他立马就想到了栽一个花柳案的赃。当然他原来还是想堂堂正正从经济打开缺口的,做官不贪比登月还难,这个道理如今全国13亿人民都清楚,更何况自己也在官场里混的朱熹,肯定有过心理纠结的体会。那时他正好担任浙江盐官,有一个年度经济审核的机会,他就想乘此机会查查“老朋友”的帐,不料,盐钵里出蛆,老唐就是过得硬,硬是没让“老朋友”查出问题来,不仅账烫得平,而且没有“无法说清来路”的钱财,家徒四壁、两袖清风。没办法,经济问题查不出只能抓作风问题了,这也算古往今来打击异己的固定套路。但老朱又一次失算了。但这一失算却成全了中国历史上一位奇女子,使她得以以一名妓女的卑微身份,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和一个光辉照人的名字,她就是严蕊!

我们现在常说书生无能,原因就是书生与流氓行径无缘,不会玩权术,办事想当然。而历史上又经常出现像朱熹这种书生办事迂腐的例子,这事要是让像我这样的流氓来干,保准天衣无缝,朱熹干了一件失败的坏事,倒反而让我看清了他不是本质上的坏人,是读书人。读书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屑以学流氓,但不学流氓就干不成流氓的事,这里他业余和稚嫩的一面凸显无遗,竟然随便抓了一个营妓逼她承认与唐大人“有一腿”。那个营妓假如是别人的话老朱大概也就得逞了,偏偏她是严蕊!历史就是这样创造的!充满了偶然性。老朱把她抓来关了两个多月,每天拷打,甚至打至半死。可这个严蕊却是个讲职业道德的女人,没有就是没有,有就是有。你想,一个专门干这个的,承认了啥事没有,也就是虚拟了一点工作量,但不承认却是“吃生活”(沪语,毒打的意思)。这个奇女子却按照实事求是的路子走,这实在让人不能理解,但也让人潸然动容、肃然起敬!当然老朱的失算也在这里,他把妓女都归为“一般人”,但严蕊偏偏不是“一般人”!狱吏看她实在太苦了,也来做她的思想工作,劝她承认算了。严蕊回答,我是干这个工作的,但与谁干,没与谁干却是个是非问题,怎么可以瞎说呢,就是死也不能诬陷别人啊。(注意,这里不是“好人”而是“别人”,含义就是即使坏人你也不能诬陷。我们有一些无行文人专干诬陷坏人的勾当混饭吃)。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一种极其伟大的坚持真相的精神!其伦理层面的意义,一点不亚于布鲁诺和伽利略在火刑柱前的伟大坚持。严蕊坚贞不屈,实事求是的态度迅速传开了,事情很快超出了老朱能够控制的范围,皇上也知道了,派了钦差大臣来调查这件事。那个钦差大臣非常佩服严蕊的气节,不但判了严蕊从良,还提供笔墨,让她当场言志。严蕊提笔略一思索,中国历史上最冰清玉洁的一首“卜算子”就此千古留名: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如何去,住也如何住,惹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家里各种宋词选读不少,但大多道学气太重,都没有收录严蕊那首著名的“卜算子”,倒是一本《绘图宋词一百首》里刊载了这首词,这里把这张图也附上。

严蕊的故事完了,但这个故事里反映的古代信息却不止花柳案那么一点。这里我解读一二。

其一是,这个古代故事显示一条清晰的从学术之争——政见之争——权力之争——-生死之争,直到殃及池鱼、祸害百姓的政场游戏的轨迹。再对比今天的政场游戏,我们可以发现另一条轨迹,那就是中国历史的循环往复和兜圈子。学术之争往往演变成政治之争、生死之争,或者古为今用或厚古薄今、厚今薄古都成为中国政场中一种特有的官场文化,至今犹有余响,且祸及普通百姓,也算是渊源有致。朱熹打击政敌炮制严蕊花柳案提供了一个古代的例证。

其二是,有人评论,有宋一代是中国历史上文化普及程度最高的时代,此话信然。一个妓女,比引车买浆之流更低一等吧,社会的下九流,尚能信口而出“卜算子”,俨然编外太学生,显然是社会基本文化层色的反映。现代社会学“短板论”认为,一个民族或群体的基本特质应以一个木桶的最短板作为评估标准,严蕊的文化水平应该是那个朝代基本文化素质的体现。反观当代,官场报告假如剥除了的秘书制作的伪装,还能比当时的妓女文化高明到那里?

其三是,我们的教科书一直把封建社会形容成一片黑暗,毫无亮色,但严蕊的故事里,我们还是看到了邪不压正的一面,上至皇帝,下到普通狱吏,都对普通百姓的个人命运表现了一定程度的关怀。从这个事实出发,足以推翻我们教科书中通常意义上的社会形态更替天然合理的伦理逻辑。

其四是,军队中实行慰安妇制度,原来中国也是古已有之,严蕊就是宋版的慰安妇,当然中国古代的称呼叫“营妓”。我无意为这个制度叫好,但其中透露出的人性化关怀和科学管理的信息却也是值得注意。另据媒体报道,现在军队家属随军放宽到排长一级,我可以为这个措施叫好,好就好在人性化,也就是科学化。

其五是,封建社会,官员的清廉标准一点不低,就宋代看,官员可以命官妓“歌舞佐酒”,但不可以“私侍枕席”。也就是说陪吃陪喝可以,但许看不许摸,更不许睡,因为官妓是官费供养的,“公人”如同公物,睡了就如同贪污公款。但现在,大家可以去高档歌厅的包间里看看,都是谁在买单啊!还有养小秘,哪一样不姓“公”啊。说中国当代官员是历史最无耻无行的一群毫不为过。

期待博友们也能在读史的时候读出一些别的信息。当然现在我最希望我的博友能读出我写本文的动力信息是在第一段,即我们生为中国子孙,都是中国文化的粉丝,但不应该为尊者讳,应向博友抚琴客学习,能用世界的坐标、批判的眼光、理性的态度审视一下,剥除了那些腐烂的东西,我们才会有新生。

严蕊花柳案透露的历史信息 - chy195603 - 弘天庐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