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佐尔格的艳福  

2011-02-21 08:54:10|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佐尔格在“出事”前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整天泡妞的浪荡公子,相信这一大堆女人的名字在日本的东京警局特高科和俄罗斯克格勃的历史档案里都能够找出来。据说这些档案现在已经解密,可以给相关的专业人员研究参考。但我们非专业的人一般不会去关心那些妞的艳名或芳名,因为这些妞都是佐尔格谍报工作的烟雾弹,个人并没有自觉参与谍报活动的思想动机,所以这些名字与佐尔格惊世的谍报成就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有一个女人却是与佐尔格后来的命运紧紧的相连, 你是怎么绕也绕不过去,尽管他们活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就是那么短短的两三年,这就是日本东京咖啡馆的“女招待”石井花子。尽管结识石井花子的本意,在佐尔格,也就是增加一点烟雾量,或者还有一点,即借助女人肉体的激情平抑从事危险的谍报工作无法避免的焦虑和紧张。

佐尔格的谍报工作是从上海开始的,我相信,他的这种以女人做掩护的谍报风格就是在上海养成的,二、三十年代的上海能够为他这种风格的养成提供足够丰饶的土壤。不过那时他身边的无数女人中却有一个“同志”,那就是学术界有“三S”之称的之一,史沫特莱,(还有两S应是史特朗和斯诺吧?不是如今娱乐界的大S、小S)。抗战爆发后,史沫特莱去了延安,佐尔格转战东京。而后,东京就既是他成名的地方,也是他为之献身的地方,最后还成了他永世的温柔乡。而为他营造这一小片温柔乡并安享艳福的,既不是他的祖国德意志,也不是他为之献身的俄罗斯,而是日本东京咖啡馆的女招待石井花子。

佐尔格的谍报活动虽然早就引起了日本特务的注意,即使是上海期间,但碍于佐尔格特殊的“友邦”身份以及相应的外交关系,日本特务一直无法下手。佐尔格足以可捕的“硬件”最终还是佐尔格谍报小组的日本“同志”尾崎秀实(时任日本首相近卫的私人秘书)提供的,他因窃取情报暴露了身份,被捕后供出了佐尔格。而当时,不是“同志”只是“烟雾”的石井花子也一起被捕,关进东京有名的巢鸭监狱。但只是烟雾的石井花子从头到尾没有说出一句对佐尔格的定罪有一丝不利的话。中国自孔尚任写《桃花扇》以后,就开了大节面前封疆大吏的品格反不及妓女的品评风气。比如后来的陈寅恪,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看着一大批原来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纷纷向权贵投降,郁闷之下他“著书唯剩颂红妆”,写了八十万言的《柳如是别传》。而我读到石井花子这一段史实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石井花子缺了一个“传”,假如世上多一些这样鲜明的反衬的来警世醒世,有利于整体上提高男人的品质。

把巢鸭监狱的名气弄到世人皆知应该还在好多年以后。战争结束后盟国对日本的侵略罪行实施了正义的追责,这就是东京二战战犯的审判,对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执行绞刑的地点就在巢鸭监狱。佐尔格以及他的日本同志也是在巢鸭被绞死的,尾崎秀实在前,佐尔格稍后,定这个次序,肯定是“日奸”首恶的因素而不是角色的重要性。据说尾崎秀实临死表示了懊悔,既然难逃一死,不该卖友换命,思路还是“交易”,可见“主义”并非万能,生死才是试金石。佐尔格的临死有二说,一说是高喊“苏联万岁”,英勇就义;一说是沉默不语。这大概也是后来传说的佐尔格对当时苏联政府未出面营救有些怨气的源头。至于与东条英机是不是被绞于同一副绞架,如今大概没人关注了。据说绞刑也算酷刑之一,古语“目如鱼眼四时开,身若悬旌终日挂”,断气前会有一段难熬的挣扎,往往把人犯折磨得屎尿四溢;好处是毕竟留下了一副全尸,比之中国古刑的车裂,寸磔等文明多了。更主要的是,这给日后苦苦寻尸的石井花子带来了方便。

新年伊始,纪实频道组织了一档关于佐尔格的专题片。战争结束后,石井花子从监狱放了出来,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查访开始寻找佐尔格的遗体,经历四年多的波折才在东京荒郊的野地找到了佐尔格的遗骨,这一段情节有幸被胶卷记录了下来。找到时佐尔格尸骨的肌肉组织早已被岁月蚀尽,骨骼上附着一层黑色的霉斑,在我的眼里,怎么看都有些毛骨悚然。但石井花子仔细的拼接起一段段碎骨,看她捧着那堆遗骸,用的却是极尽温柔的低头抚摸,似乎那不是一具骇人的尸骨而是一个沉睡的婴孩。她细心地辨认只属于佐尔格的种种特征:遭车祸后安装的金牙套和一战中腿骨上留下的弹伤,并由此确认,哦,这就是久别的佐尔格,我的爱人!

石井花子收殓了这些遗骨,罄尽自己的所有积蓄为心爱的人从新买了墓地,建造了一个简洁而朴实的墓,墓碑上刻着“这里安息的是一位为反对战争、保卫世界和平而献出了生命的英雄。” 自此,这具被前苏联抛弃的孤魂野鬼终于得到了安息。而日本人民也宽容地接受了这样一位曾经对他们的帝国造成无以估量的损害的“大特务”在他们的国家树碑立传。英雄和英雄主义,显然是一种普世价值,超越了国家和信仰的边界。

石井花子终身未嫁,她用佐尔格的金牙套为自己打造了一枚戒指,作为永久的怀念。

走进石井花子的内心世界,无疑是需要做一点功课的。这个柔弱的女子显然有一颗非同寻常的心灵。与佐尔格一起被捕后特高课的特务曾想从石井花子嘴里撬开缺口,让她来“揭发”佐尔格的间谍活动。打开缺口的方法之一就是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具体的手段就是利用女人天生的妒忌心理,向她“揭露”佐尔格的其他女人。不料石井花子平静如一眼古井的水,缓缓说道,佐尔格是一个单身汉,他有权力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找他想找的任何女人。她把自己从灵魂到肉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一个不剩地献给了佐尔格,却并不企求对方同样的回报,让人不得不慨叹,世界上真有这样无怨无悔的爱情,尽管这一场旷世的绝爱在我们旁观者的眼里有点凄艳。

我不知道石井花子生世的其他细节,但从她从事艳业的职业来看,我断定不会是什么高贵人家出身,本人也不会是什么才女。但一具卑微的生命却依然撑得起足够高大的灵魂。一个人但凡把一件事做到了极致,不管事情的大小,总能够创造一种感天动地的大美。石井花子做的,就是爱一个人,无怨无悔,生死不渝,地老天荒,甚至把个人的爱情置于国家之上,让心灵完全听从上帝的召唤,她以她的本真完成了一次伟大的颠覆,让我们在一次不由自主的大恸里悟到了终极真理——人世间只有人性才是高高在上,值得为之泣血和叩跪的主子。那一瞬,我才觉得爱情被真正的定义了,能不能伉俪,河畔柳下的倩影不重要;是不是夫妻,罗衾暖被的温存更不重要,甚至,那个势必纠结恋爱始终的问题:“你到底爱不爱我”也不重要,而我是不是真心真意的爱一场才是唯一的重要。

前苏联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才为佐尔格正了名,追认苏联英雄的荣誉称号。还出了一张佐尔格肖像的纪念邮票,我在我姨夫的邮册里见过,让我为这一份迟到的追认滴泪。纵观佐尔格传奇的一生,其实从未真正享受过俗世的幸福,青年时代正是一战,因作战勇敢受伤瘸了腿。尔后的谍报工作更是出生入死,在担惊受怕中送走每一个晨昏雨夕。那个绞刑的判决对个人倒或许是一种解脱,从此他可以不再属于那个国家而可以只属于他自己,或者,还有只属于他的石井花子。并且在做了足足五年多的孤魂野鬼之后才享受到了自己应得的艳福,一个不被自己祖国承认,又不被服务国承认的间谍,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安然地躺在一个死心塌地的女人的怀里。有了这一片温柔乡,我想,这才上苍给于佐尔格不世功勋的最大回报。

而对于石井花子来说,佐尔格不属于哪个国家,因为她只认准了自己属于佐尔格。如今我们清理佐尔格的遗产,还有什么值得重看的呢?那些情报确实很重要,都是出生入死换来的,在当时肯定值几十万红军将士的生命,但当时未被斯大林重视,今天更是时过境迁一钱不值了。仔细想想,那些情报的价值都是有时效的,而穿越了时间的长河至今依然新鲜如故的,竟然还只有石井花子的爱情才是他传奇一生收获的唯一。难怪有一部专题片讲述佐尔格的丰功伟绩却给了石井花子整整五分之一的篇幅。这个女人当得起。而当得起的唯一的原因只在于也仅仅在于她以一个卑微之躯演出的这一场撼天动地的旷世绝恋。

 

补记:

1,这个题目酝酿了好几个月,原因是我不想写成记述而想写成评述,但最初的写作冲动却再也找不到了,题目就搁下了。上周写了一篇《岁月》,几位女博友说我的情绪中有大男子主义,我觉得应该澄清,并为我无意中流露的有欠文明的思想意识做一个道歉,于是就想到了写一个女人,写一个卑微而伟大的女人作为补偿,于是这个题目又从新被选择了。但因为动因是“赎罪”,完成后一看,这个题目与原来设想的效果已有了很大的距离,有一种作掉了一个好题目之感,当然,这只是写作水平有限的关系了。

2,前苏联纪念佐尔格的举动除了邮票还有莫斯科的一条街道和一艘油轮以他的名字命名。对于石井花子,1965年前苏联政府曾派人专程前往探视,并邀请访苏。

至于苏联政府为何在一个相当的历史时间里拒不承认佐尔格丰功伟绩的原因坊间有许多分析,其中“宣传佐尔格的英勇和贡献就等于反讽斯大林的愚蠢”,这一观点也是我的观点。

3,在写日本特务审讯石井花子的那一段本来还有一节,写了一个对比,改定的时候删掉了,但现在觉得也还有一点意思,就补在这里了。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发生在中国的另一场世纪之审,重庆打黑文强案进入了关键的取证阶段,但遇到了证据不足的瓶颈,我们英明的公安战士也马上就想到了从女人打开缺口的思路,方法与日本特务一样,让文强的老婆吃醋,向她揭发文强的情妇,结果文强老婆立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文强受贿的每一分钱都交代了,在文强合法枪毙的死亡证上涂抹了浓重的一笔。一个公安局长的老婆尚且在女人固有的弱点面前就是这么的不堪一击,因此也就反衬了,石井花子渡过的那一关,表面的平静如水,经历的其实是一场与魔鬼的鏖战。”

需要说明的是,审讯中同是利用女人的心理弱点,在日本特务那是残忍和狡诈,在我们的公安干警,则是机智和英明。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