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女儿眼中的德国人  

2010-12-30 09:08:36|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小升初的时候我替她报了一所外国语学校。这所学校让我心仪的理由是因为该校的外语教学有外教。即使以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地位,学校的软硬件堪为全国一流,但初中而有外教的公立学校到底也是不多的。本来我们报的第一外语是日语,但入学摸底的时候女儿成绩不错,老师便建议去了只招一个班的德语班,于是女儿就有了一份德式教育的日子,我也就有了《女儿眼中的德国人》的话题。

开学第一天,女儿一回家即向我汇报了德语老师的形象,一句话——惊艳!德国女人的美貌我是见识过的,金发碧眼,冷峻而简洁的线条。女儿说“没错,就是这个样子;但这个样子穿在一件黑色的T恤和一条紧身牛仔裤里的样子你不一定见过,那种青春,那种张力,侵略性太大了,着实把我们几个小女生都迷倒了。”我相信女儿的鉴赏力,毕竟,她从小就跟着我一起听莫扎特看门采尔。

德语第一课的教学内容是向学生介绍自己,这位让女儿和同学们惊艳的外教德语名字是Herrmann,中文名字是何蔓白。接着给每个学生分配一个德国名字,并介绍说这些都是在德国最受欢迎的姓氏,似乎在不经意间就把德国民俗文化的一个方面融化在情趣活动中了,中德之间的交流和互动便顺利的开始了。女儿在一大堆名字中挑选了“苏菲”,我觉得眼光不错,因为我看过一部德国的通俗哲学名著,名字就叫《苏菲的世界》,而主人公“苏菲”则是一个爱思考的女孩,我希望女儿也成为一个爱思考的女孩子。

第一次月考前学校为了显示其对教育质量的重视,召开了一次家长会,本以为可以借此见见这位让女儿们惊艳的何蔓白,但这次家长会自校长以下所有的任课老师都出席了,但所有的外教都缺席了。想想也对,外教有他们自己的教学理念,国外的学校,教员的个性是第一位的,行政只是辅助,教员有权利安排自己的教学计划,没必要听校长的统一行政安排,过去的北大和清华也是这样作的。看来,要让外国人适应当代中国教育的特色还要假以时日。但校长还是不失时机的把所有外教的背景简单介绍了一下,何蔓白来自歌德学院北京分院的推荐,是中德教育合作的一个项目,今年只有二十四岁!从此开始,这个24岁便承担起中德文化交流友好使者身份的Herrmann也开始让我“惊艳”了。

女儿有一个同学,成绩是不错的,第一次数学测验,我女儿只98,她却是100,第二次我女儿80,她有点惨,得了55。因为下滑得太厉害,老师在发卷的时候当众进行了批评,但随后该同学进行复查的时候却发现,老师把总分加错了,少了10分,应该是65,这10分可是及格和不及格的差别!这件事对同学们震动太大了,以后每次发考卷同学们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仔细检查老师的工作质量。但看到同学们把查错的范围也扩大到德语卷,那位考卷加错总分的数学老师却劝同学们不要枉费心机了,她说“德国人是绝不会错的!”。这位数学老师相信德国姑娘远胜于相信自己,这不奇怪,让我惊叹的是这个表达方式:一个年仅24岁的小姑娘,就已经以自己的行事作风为自己的祖国树立了形象的标杆,折服了许多年龄和资历都远在她之上的中国同行。

我见过女儿的德语考卷,其实它那个分数的组合比一般中国的考卷要细得多,即使1分一格的填充题,如果你有部分的对,它甚至会细化到给0.25分。这就带来几个问题,一是这个部分正确比例的确定,二是最后总分统计的难易性,三是额外给自己增加的工作量。但女儿以一种不容质疑的口气回应我的疑问,她说“我们(指全班每一个同学)都服Herrmann,她批的卷子,一个单词错了多少就扣多少,哪怕是0.25分,对了多少也不会少给,即使只值0.25分,每一个字母你都休想混蒙过关,但一切都经得起时间和公开、公平、公正的考验。”相反,英语老师的仔细度就欠缺一点,有时,看着遗漏了字母的单词在老师眼前溜过,女儿总要没事偷着乐。

批卷子是做老师的本分,看起来也简单,但能够让学生情不自禁地产生深刻的认同感却不容易,Herrmann做到了,其他人却未必。比如这次语文期中考,古文部分解释加点的字,有一个字是“善”,标准答案是“善长”,我女儿的解释是“善于”,老师认为错了,2分全扣了。但女儿有点不服气,因为半分之差拉开了她与学科第一名的差距,而她认为实际差别并没有那么大。我看了看,确实,那个句子翻成大白话,“善长”和“善于”都讲得通。假如能给一半,名次会变一变。但我觉得,分数不重要,我们大可看轻,但分数背后的严谨作风我们却不可看轻,批一张卷子如此,作其他的大事更是如此。同样,考试排名次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做老师的应该让孩子在教、学互动中自然地产生一种对崇高师德的敬畏之心,这可以从危难时刻的救死扶伤等大事中体现出来,也可以从批阅一张张卷子这样的小事中积累起来。我女儿就是在Herrmann老师这样一次次的批卷中认识了德国、德国作风和德国精神。

观念上,我们都认为德意志是一个重理性讲节制的民族,总体上我觉得这个认识是对的。我常常询问女儿和这个德国佬之间的课外交流,女儿说,更多的时候她只是看着她们笑,或者简单的表示喜欢或不喜欢,但从不参与也不制止。显然,她认为自己已经过了童年就不应该再装嫩,硬着头皮表现什么童趣了。这当然是我的猜测而不是Herrmann的宣言。多年前流行一个笑话,比较几个国家的性格,说是“中国是光说不做,美国是说了就做,日本是做了再说,德国是做了也不说”。这里的“说”,是指媒体的宣传起哄,这里的“做”,是指国家在物质和精神文明方面的建树。这里德国人的“做了也不说”很耐人寻味。但今年我在女儿对德国老师的叙述中找到了一个注释。德文卷的打分分得很细,细到四分之一分,但给家长的成绩汇报单却很粗,粗到既没有排名,也没有具体的分数,只分了三个等级。这在语、数、英(英语是第二外语)三门课的考试都搞排名和给具体分数的教学背景下显得很突兀。我不知道Herrmann独立特行的理由,她没说。而其他的老师都在家长会上大谈自己的教学理念,大谈竞争的对学生的促进作用。我觉得这个道理没错。但尖子总是少数的几个,大多数的学生只能在面子上过得去中求生存。所以,抹平差距的德国作风受到了大多数同学的热烈欢迎。显然,考试排名是基于培养尖子生的竞争型政策,而Herrmann的宽严相辅是基于全班同学素质教育的普及型政策。我不理解的是,素质教育是我们的口号,但执行起来没人当真;而Herrmann执行素质教育的理念显然也不是来自中国式口号的魅力。在全校大一统的背景下坚持这样的特立独行想当然也是有压力的。按中国的常规,这样的特立独行应该是一项造势的理由:“批卷子打分细,显示了我们德国人的严谨,向家长作成绩汇报的粗,显示了我们德国人做事温馨的一面”,可问题是她不解释,不介绍,更不张扬,只问耕耘,选择沉默是金的态度。这马上让我联想到,德国的产品在中国,口碑是最好的,广告却是最低调的。原来,德国人把“态度”也做成了品牌,秉承的也是西门子的作风。

不过Herrmann最让女儿佩服的并不是她的天生丽质,也不是她教学的特立独行,而是她的中文。何蔓白的中文当然是带德国腔的,有时还有点日本腔,比如“好”的面前会加上“大大的”,这让我女儿很不爽,因为德语班把英语班甩下了和四个日语班是竞争的对手。Herrmann的语法也经常会出现毛病,有了可笑的地方女儿也常学给我听。但有一次在女儿们因同样的原因大笑后班主任告诉她们,Herrmann只在北大学了7个月的中文就来教你们了。“哇”—— !7个月就能学会完全没有渊源关系的外语,这在女儿们看来就不可思议了,全班用尖叫回应班主任的告知,从此她们不敢笑了。于是她们就有了一个对比,假如自己的德语能像Herrmann的中文一样,那是一件多么让人自豪的事情啊。而接下来,她们将在中学里度过七年的时间,用七年时间把德语学到像Herrmann老师的中文水平就成了她们的目标,而Herrmann老师的举手投足都成了她们学习的动力。于是在她们小小的脑袋里又多了一个强烈的印象,这德国人也太聪明了。

我们这一代对德国的印象都是前苏联遗传过来的,德国人和日本人、美国人一样,都是“鬼子”。尽管近年也知道了拉贝和辛德勒这样另类的纳粹分子,甚至还知道帝国的二号人物戈林的弟弟也是一个救犹太于水火的“辛德勒”;同时也了解到,二战时交战双方十几支主要的军队中有两支因没有管好自己的生殖器而让后人诟病,一支是日本人的皇军,一支是苏联人的红军。随后,我们就像大梦初醒,我们发现有太多的未知需要了解,有太多的假相需要还原。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原来的题目是《女儿的德语老师》,女儿不同意,执意要改成“德国人”。显然,她已经能够很清楚的分辨出“德语老师”和“德国人”之间的重大区别。原因是我老婆在得知女儿最终到德语班学习后立马在图书馆借了一大捆介绍德国风土人情的图书画报,而认识了Herrmann老师以后,女儿就觉得,她就是这些书里走下来的一个德国人——美丽、严谨、温情。想想也对,一个国家哪会有那么多的“鬼子”,更多的肯定是“人”,人民的“人”,“鬼子”是战争的副产品,是政客们强加的符号。人民其实都是一样的,都叫“老百姓”,而“老百姓”的喜怒哀乐都是一样的,早出则作,晚归则息。

可是千百年来老百姓总是被政客们挑唆得争吵不息,打闹不息,然后政客们渔利。而避免被政客挑唆的最好途径,就是加强老百姓之间的交流和理解。德国的Herrmann们正以自己的美丽和睿智默默的做着这样的善事,她们以一种全新的形象,向中国的小朋友们展示自己祖国的绿色和平风貌,让人在敬意中平添一份亲切。 

完成本文后女儿又给我透露了一个心愿,她们希望Herrmann老师也能像高中部的Esperlaub看上一位上海姑娘一样,看上一位上海的小伙子。她说,只有这样,中学七年才可能避免一场撕心裂肺的分别。我和女儿一起祈祷,因为我的愿景里也出现了这样一出童话。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